<menuitem id="zjvfd"></menuitem><var id="zjvfd"></var><var id="zjvfd"><dl id="zjvfd"></dl></var><cite id="zjvfd"></cite>
<cite id="zjvfd"></cite>
<menuitem id="zjvfd"></menuitem>
<var id="zjvfd"><strike id="zjvfd"></strike></var>
<cite id="zjvfd"><strike id="zjvfd"><thead id="zjvfd"></thead></strike></cite>
<cite id="zjvfd"></cite>
<menuitem id="zjvfd"><dl id="zjvfd"></dl></menuitem>
<cite id="zjvfd"></cite>
<var id="zjvfd"><strike id="zjvfd"></strike></var>

活動專題
» 新書快遞
» 南國書香節
» 諾獎中國行
南國書香節
南方出版高峰論壇彰顯出版之魂 | 品質篇
發布時間: 2017-09-06 16:11:43   作者:新文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瀏覽次數:
    “品質”體現在精神高度、思想厚度和道德溫度上。印在紙上的文字,是一種有生命的、神圣的東西。“有生命的、神圣的東西”,就是指那些有思想、有內涵,能經得起時間檢驗,有利于人類文明進步的作品。這些作品的載體就是精品圖書。真正意義上的精品圖書應該在價值上,體現了人類的進步思想,閃耀著思想光芒和人性光輝。
 

對  

 

李敬澤(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書記處書記)

○孫月沐(中國出版集團黨組成員、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王樹增(著名軍旅作家)

○鄧  璐(著名節目主持人)

 

 

品質在“心”

   

    在有限的時間里,展開無限的想象。

    南方出版高峰論壇的第一個環節,三位嘉賓圍繞“品質”進行探討。“如果說品質從心開始,您覺得作為一個作家、一個出版人、一個文化人,這個‘心’應該是怎么樣的心?”主持人這一獨到而新穎的提問,也引發了精彩的應答。

    常懷敬畏之心

“肯定是一個好心,不能是一個壞心。”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開口一句俏皮的回答,贏來一陣熱烈的掌聲。

中國人是講“心”的,不大講“靈魂”。李敬澤說:“不必細問這個‘心’到底是什么。其實,我們中國人的日常語言中就有所體現,比如說這件事你要‘用心’啊,‘你走走心吧’,等等。”

品質從心開始。無論是對于作者來說,還是對編輯而言,常常感覺到自己有不走心、不用心的時候。在這種“走心”和“用心”里面,其實包含著一份敬畏,一份尊重。李敬澤說:“從創作到編排,都是為了向讀者呈現一部好的作品、一本好的圖書。為此,作者和編輯都需要懷著一顆對讀者負責的敬重之心,把工作做好。這算是一種自尊吧——既是對讀書人的一種敬重,也是對自己這份職業的一份敬畏。”

對于出版人而言,敬畏之心同樣不可缺。中國出版集團黨組成員、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孫月沐說:“我們中國古代說‘敬惜字紙’,字跟紙是需要敬畏的,是需要我們負責任去對待的。寫書、編書、發書是為別人的,是給讀者看的,不是給自己看的,那就要對內容負責。對于出版界而言,那就更要敬畏讀者。出版界有一句話:你出的書,敢不敢帶回家給你自己的孩子看?這是一個判斷標準。”

抱有赤子之心

談到“品質從心開始”,中國著名軍旅作家王樹增非常欣賞“赤子之心”的說法。

每個人都會關心自己生活當中的人和事。這個社會當中每一場苦難或者每一場歡樂都和每個人相關,甚至和你的命運、情感相關。如果每個人都會為這些苦難而流淚、傷心,會對每一種現象感到憂患、思索、焦灼,或者對生活中每一個細小的歡樂都能燦爛地寫在自己的臉上,這個人就會自覺地把自己和整個社會、整個民族的命運聯系在一起,在保持個性的同時,具有了一種共性的情懷,這就是“赤子之心”。

王樹增說:“我所理解的赤子之心,就是你作為一個民族的一員,你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你和這個時代一起共命運的時候,你必須對你腳下這片土地懷有一份赤子之心。當我們作為一個平民也懷有赤子之心時,我想你會感到很快樂。作家寫作的時候也應該抱著這種赤子之心。”

王樹增說:“如果你讀一個作品使你性格更偏激、更狹隘,我相信你不會讀這樣的東西。有些作家的創作,僅僅立足于抒發個人狹隘的情感。試想,如果你抒發的情感與社會發展不搭調,就很難得到讀者的認可。所以作家要有赤子之心,在提高作品的品質上下功夫,力求讓讀者在閱讀你的作品中獲得更寬闊的視野,更豐富的體驗,從而心胸更寬廣、更豁達、更理性。

無論是寫作者還是閱讀者,都有一顆可愛的赤子之心的話,我們的書香氣就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我愿意做個赤子,也愿意和做赤子的人做朋友!

保持快樂之心

高品質的圖書,能給人帶來閱讀的快樂。

在對話交流的環節,主持人就熱播電視劇《歡樂頌》、音樂作品《歡樂頌》、小說《歡樂頌》的受眾了解、關注程度,與嘉賓們展開了討論。

孫月沐說:“就閱讀傳播來說,有深閱讀也有淺閱讀,有長閱讀也有短閱讀,有冷閱讀也有熱閱讀,各種功能不一樣。深閱讀、長閱讀、冷閱讀是讀圖書,讀圖書能夠讓你慢慢地‘腹有詩書氣自華’,能夠慢慢使你有點兒‘貴族味’‘紳士味’‘淑女味’,有好的價值觀。同樣,倡導冷閱讀、深閱讀、長閱讀也不排斥淺閱讀、短閱讀、熱閱讀,這就是我們經常討論的讀書還是讀屏的話題,我覺得這兩者不矛盾,我更愿意把電視劇《歡樂頌》放在娛樂范疇里,而把圖書《歡樂頌》放在文化范疇里,相關但不相排斥。”

人們讀巴爾扎克、雨果的作品,讀完以后還會看電影,就是因為感受不一樣。孫月沐談到:“它們各有各的門道,各有各的價值。這個年代輕松娛樂的誘惑太多了,所以每天還是要拿出時間多讀點書,在讀書中享受快樂,接受熏陶,逐漸成長。”

什么叫快樂?快樂在當代人的生活當中是一個奢侈品。有品質的經典好書,即便寫的是“苦難”,讀完以后只要能給讀者和觀眾帶來心靈的豁然開朗,使你能夠有膽量面對苦難和承擔苦難了,這就是一種快樂。

    王樹增說:“當下,很多孩子經常會說‘郁悶’。什么叫郁悶?就是不快樂嘛,不快樂哪來的歡樂,可能所有的問題都出在對‘歡樂’的定義上。我們生活當中有很多苦難,有很多不解,有很多困惑,使自己郁悶。你想要保持一顆快樂之心,可以通過閱讀經典排解郁悶,使你郁悶的心突然開朗起來。”

 

 

 

    他們說

 

    

   李敬澤:有靈魂是圖書的品質保證

    我們顯然都愿意讀有品質的書,我們顯然也都不愿意寫沒有品質的書。

    一本好書擺在面前,我們會說它“寫得好”,這個“寫得好”需要很多因素。對文學作品來講,對于創作來講,天賦、才華是如此的珍貴,是如此的偶然,所以我們必須珍視天賦和才華,一個社會,一個文化團體,必須珍視那些真正的天賦和才華。

但即便有超常的天賦和最燦爛的才華,也需要笨拙的、沉重的、艱苦的、乏味的勞作。實際上,很多人做不到。不管我們是否真的有才華,我們得好好寫,像工匠一樣,像勞作的農民一樣,把自己的心力、體力完全放到作品里去,去追求完美——相信世界上的事物一定有一個完美的表達,相信自己作品中的每一個詞都一定有它不可挪動的、恰當的位置。中國小說史上最大的天才曹雪芹,他面對《紅樓夢》這本書還要批閱10載,增刪5次,最后還沒寫完。當然,我們相信,在我們這個時代那些有才華的人,都能夠把他們好的作品寫完、寫圓滿。這就需要他自身的刻苦精神和對工作的堅定信念。

當下,文藝創作存在的主要問題在于浮躁。為什么會浮躁,我認為其中一條就是不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不認真、不鄭重地對待自己手里的這支筆和這支筆寫下的文字。所以,我的話題是從天賦和才華開始,但是不能從天賦和才華結束。從天賦和才華開始,最終要以繁重的勞作結束。

中國的作家可能不缺乏天賦和才華,但是中國的寫作者確實普遍沒有建立起作為一個寫作者的充分的工作倫理——作為一個寫作者應該怎么樣工作,應該以什么樣的態度工作。沒有腳踏實地和精益求精的工作倫理,天賦和才華是靠不住的。

所以,為了“寫得好”只能是好好寫,這就叫品質。

 

孫月沐:無書香不小康

中國的全民閱讀推廣,我認為已經走到了一個很關鍵的時期,這個時期是以我們的經濟、科技發展做參照的。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的經濟飛速發展,中國的科技特別是以互聯網等為標志的科技也走到了前面。與此相關,讀書也相應跟上,但還有差距。

黨的十八大提出“四個全面”,提出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2015年起,李克強總理連續三年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了“書香社會”。那么,小康社會與書香社會是什么關系?我認為這是一個社會品質的關系。一個社會如果要有品質,必須有書香。“小康”一詞是從《詩經》中來的,《禮記》當中又有很詳細的表述,包括三層意思:第一是為民,即小康社會要為老百姓;第二是禮義,即一個社會要重禮義;第三是富足。到第三個層面才講富足,而不是首先講經濟。我們現在說的小康社會指標到2020年有“兩個翻番”,一是國民生產總值要翻番,二是人均收入要翻番。我相信這兩點經過努力是可以達到的,在中國這40年來發展的基礎上實現這“兩個翻番”沒有問題。相應地,書香小康社會的建設要跟上。

我們大家都說歷史上中國是一個農耕社會,但同時中國又是一個耕讀社會,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書香小康社會的基礎。我們記憶猶新的是1980年代,改革開放之初的讀書熱,那個時候一書難求?,F在我們書多了,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統計,2016年全國出版圖書將近50萬種。從數量的角度看,我們的書的確是多了,但是我們要提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有品質的書多還是不多?以全民閱讀為標志的書香小康社會的建設如何?

1995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確定了“世界圖書和版權日”,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世界讀書日”或“世界閱讀日”。世界上不少國家都非常重視國民閱讀,從政府層面和社會各層面予以重視,這樣的事例很多。

我們也經常會統計中國的國民閱讀率,如每年人均讀幾本書、讀的是哪些載體、哪些類型的書。這雖然是一個參考數字,但也很重要。近幾年經過政府的大力提倡和全社會的努力,中國的國民閱讀率上升了,但人均值仍然不高,要追趕這個落差,需要各個層面共同努力。

那么,讀什么、怎么讀?同樣要扣在品質上。

第一是加強書香社會的理念建設。如果大家還是把讀書當成一種文化點綴,當成一種顯示身份的標記,書香社會則不可持續。因此一定還要反對各種形式的“讀書無用論”,大力提倡“讀書有用論”。第二是要提倡和加強經典閱讀。經典閱讀是能讓個人成長、讓社會成長的有效途徑。第三是品質閱讀或精品閱讀。一定要多讀好書、多讀精品,多寫好書、多寫精品,多出好書、多出精品,多發好書、多發精品。第四要建立和完善相關評價體系,為建設書香社會制訂相關規劃,如一個社區應該有什么樣的配置,如考量一個出版社應該有什么樣的品質圖書等各個方面。第五要提倡和加強融合閱讀,要多載體閱讀,利用好新的載體推進國民閱讀,同時出版界要努力做好紙書的出版和推廣,提倡紙書閱讀、深閱讀。

總之,我們認為,無好書就無閱讀,無閱讀就無書香,無書香就無小康,這也就是我們所提倡和期盼的健康的、品質的書香小康社會的目的所在。

 

王樹增:好書的品質根源在于原創

我的第一部非虛構類作品《朝鮮戰爭》,就是在廣州開始創作并完成的。因此,感謝這個城市在我文學創作事業上給予我的滋養。

什么叫非虛構類作品?我自己的體會是:第一個特征是非虛構,即一切都要從你的采訪、勘查、檔案研究上出發,連細節都不能虛構。第二個特征是文學品質,文學是人學,而不是黨史和軍史。我寫的非虛構類作品,是以人為軸心的,寫的是人的精神,人的生存狀態,民族的文化心理,寫的是人的心靈史。第三個特征是帶有作家獨特認知的歷史解讀,滿足讀者深層次的閱讀需求,引領讀者的審美情趣。

從這個話題轉到品質上,我認為一本書的品質最根本的因素在于原創。抄襲、模仿,也是當代文學創作領域普遍存在的現象,這必然會導致書的同質化。真正有品質的、原創的出版物要具備三個特征:第一,必須飽含作家對生活獨特的理解、獨特的感受;第二,必須在作品中,從美學意義上來彰顯作家獨特的個性;第三,必須在文學風格上獨樹一幟。

高品質的文學作品,在內涵上也應樹起三個方面的標桿:第一,應具備對人類文明發展規律性的探索,這就是我們說的“時代精神”,是大時代,不是小時代;第二,應飽含對廣大民眾生存狀態的深切關懷,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人民的心聲”,而不是作家簡單、狹隘的個性宣泄;第三,應該是民族文化的傳承,也就是說好的文學作品應該是民族文化的載體。

作為作家,我們應該有承擔社會責任的義務。有品質的文學作品必須是“載道”的,我是“文以載道”的強烈擁護者,這個“載道”包括我們對社會生活、對民族文化、對社會發展、對文明發展的責任擔當。

好的文學作品的品質,應該對我們的讀者有心靈上的滋養。我從年輕時候開始,就已經嘗到了這種滋養的甜頭。沒有歷代文學經典的滋養,我不能成為一個文學工作者,我也不能夠很好地表達我對文學的敬畏。我希望廣大讀者和愛好寫作的朋友們,牢牢抓住“品質”這兩個字,為自己樹立一個閱讀和寫作的標桿。

轉載自《中國出版傳媒商報》,有刪改

 
秒速赛车是怎么计算